gjc>|罗峰之巅石头村

怀化亚博第一中学地址    


周吉敏

茶山羅豐村,原名羅峰村。這個居羅峰之巔的村莊有著500多年[曆史 的拚音:lì shǐ],是一個以出產岩石和石匠聞名的村莊■怀化亚博第一中学消防器材■。我腳下的五美嶺就是羅豐人築造的出山通道。從這條石頭山嶺[可以 的拚音: kě yǐ]看出大羅山岩石的質地和石匠的手藝,有[一種 的英 文:one]剛出爐鬆糕般的溫潤和細膩■怀化亚博第一中学星级酒店■。

當嶺上[出現 的英 文:There]一棵楓樹的樹冠,漸漸看到一棵完整的楓樹時,就看到了楓樹後麵的羅豐村。

這是一個天然花崗岩壘砌的村莊。長條的,拚築成石板路;方塊的,築成石頭牆,然後石柱,石門框……組合一個村莊。此刻,我[認識 的英 文:known]到石匠手中的鑿跟我手中的筆[某些 的英 文:Some]功能的一致。第[一次 的拚音:yī cì][感 的拚音:gǎn]覺到巨岩內心的柔軟。

四周很安靜。沉睡的安靜。我期望在村子裏找到一個石匠,了解大羅山石頭村的秘密。

茶山文化人王學釗先生說,羅豐村有潘山、龍頭、動石三個[自然 的英 文:natural]村。[當地 的拚音:dāng dì]流傳著“潘山媛主(溫州話,指[姑娘 的拚音:gū niang])動石郎”的說法,是說潘山媛主和動石的小夥生得好看。[傳說 的英 文:legends]宋朝溫州郡城的木員外來潘山,看見這裏風景優美,就搬到這裏建造房屋居住下[來了 的英 文:老弟]。在潘山岩頭向下望去,一直可看到茶山洞橋頭。洞橋橫跨在臥龍溪上,橋影投在清碧的溪水上,恰成一爿圓圓的鏡子,古代稱這為“洞橋鏡”。木員外夫人天天對著這爿美麗的洞橋鏡看,生下了美麗的[女兒 的拚音:nǚ ér]。後來木氏媛主長大成年,上輩為她做媒相親,媒人說:“近在眼前,遠在天邊,下麵動石有位後生有才有貌,真是天生成一對。”果真,親事講成,結成夫妻。

[我們 的拚音:wǒ men]先取道潘山。潘山嶺峻,直貫而上。山下仰望如刀削,人不能立,走近了,才知可安身立命。幾座石頭牆房子散落在峰巒起伏的褶皺裏。此處當地人叫“潘山岩頭”。潘山《木氏宗譜》記載,始遷祖為木期壽,於北宋時自溫州郡城遷此,與永嘉狀元木待問同一宗族。當地傳說南宋乾道二年,溫州海嘯,水滿溫州白鹿城。潘山岩頭插船槳,大水後隻剩潘山一個木姓和西郭一個穀姓。在潘山一處山坡石壁上,還存一個據稱是當年用於撐蒿係船用的石窟窿。

乾道二年(1166),溫州確有大水災。明萬曆《溫州府誌》載:“孝宗乾道二年,饑,至八月十七日,颶風夾雨,申酉益甚,撥木飄瓦,人立仆,市店僧刹摧壓相撞。夜潮入城,沉浸半壁,人多上木升屋一避,俄而屋漂木沒,四望如海。四鼓風回潮退,浮屍蔽川,存著什一。其居山原者,雖潮不及,亦為風雨摧壞,田禾無收。瑞安、樂清、平陽皆然,民啖濕穀多死。”水災後,溫州城“所餘黎民靡有孑遺”,出現嚴重的人口危機。此後,閩人大規模入溫補籍。這也是繼唐末五代之後溫州曆史上[最大 的拚音:zuì dà]規模的一次移民潮。

站在羅山巨岩之上,望山下繁華如海市蜃樓,芸芸眾生如螻蟻遷陣。再看身旁石壁上的石窟窿。這個石窟窿,比任何精美的石頭[藝術 的英 文:art]品,都能體現巨岩的仁慈、石匠的[天賦 的英 文:genius],表達著人與石頭生死之交的情誼。民間傳說自有它的根源,口口相傳有時比漢字[記錄 的拚音:jì lù],更具傳承性、永久性和[表現 的英 文:performance]力。

村中未遇鄉人,更不用說“潘山媛主”的身影了,潘山已是一個無人村。站在潘山岩頭上望得見臥龍溪上的“洞橋鏡”。 “洞橋鏡”猶在,潘山媛主已消失在村莊深處,連同她美麗的容顏。

王學釗先生說,洞橋鏡的好風水映出潘山媛主好相貌,動石郎的好相貌靠的是石頭。[從前 的英 文:Once upon]動石的岩石生得非常奇特又生動,有些像龍,有些像虎,有些像鳳,有些像獅,其中有一塊岩石風吹還會動,故此古人把地名叫“動石”。人居奇石中,浸潤自然靈氣,生下來的男兒也瀟灑聰明,故此有“動石郎”的美稱。村裏男子名字[大部分 的拚音:dà bù fen]都帶一個“岩”字,有“岩友”、“岩發”、“岩慶”、“岩柱”等等。名字裏帶“岩”,可見村人視岩為[保護 的英 文:protects]神。

不知村中還有無“動石郎”?繼續往龍頭和動石走。終於遇見一位鄉人,他叫李明銀,動石人,今年已63歲。他說,羅豐村以前有百分之八十以上是打岩的,[自己 的拚音:zì jǐ]十幾歲就[開始 的拚音:kāi shǐ]打岩,打了30多年。村裏的岩石大部分運到上海化工廠當耐腐板,[這些 的英 文:These]岩石被當地人稱為“上海板”。村裏的岩打完了,就到周邊去尋找,附近[幾乎 的拚音:jī hū]能打的岩都打完了。我[無法 的拚音:to be]想象黑瘦的李明銀,能拿起鐵錘和鐵鑿,把巨岩鑿穿。

王學釗先生不無遺憾地說,一朝又一朝過去,上世紀80年代到90年代,村人不[知道 的拚音:zhī dao]這些奇岩怪石是養人的風水,幾乎全村人都以開鑿岩石作為[經濟 的拚音:jīng jì]收入,觀音洞上麵的觀音石也沒了,顧公洞上麵的[帽子 的拚音:mào zi]岩也沒了,下馬岩也沒了……自然風水都破壞了,自然資源一朝盡,不再生,也就不養人了,村裏人都搬到山下住了。“潘山媛主動石郎”[成為 的英 文:Become]曆史。

羅豐村石頭沒了,石匠老了,村莊也空了。村人也從羅峰搬到山下臥龍溪邊去居住了。[一些 的英 文:some]後代的名字裏都帶“龍”字,有叫“金龍”,有“銀龍”,還有“龍國”等等。從“岩友”到“金龍”,這是一個有意思卻又讓人惆悵的轉變。


な.最近池浜河水越来差了,看起来很绿,是污染严重还是怎么的 な.【意见】公积金网站无法查询 电话也没人接 な.瑞立技术中心 获评“国家级” な.路上有大坑 请及时修补 な.罗峰之巅石头村 な.董旭斌督查52省道沿线“三边三化”工作 な.不能充满“铜臭味”,要有更多“书香气”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点击数:】 【字体: 】 【打印文章
sitemap.x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