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jc>|警犬在搜剿周克华时中暑殉职引万人致敬

他們中的絕[大多數 的英 文:most]並不參與調[度 的拚音: dù]指揮,也無緣向周克華射出致命槍彈,但他們是這場“大決戰”中的“小”英雄

8月14日清晨,重慶沙坪壩區童家橋,數聲槍響,犯下累累罪行的公安部A級通緝犯周克華被公安民警擊斃。至此,蘇湘渝係列持槍搶劫殺人案告破。

8年追凶,決戰4天,群眾線索700條,出動警力近萬名,圍剿周克華的過程中,有很多人參與其中,他們中的[絕大多數 的拚音:jué dà duō shù]並不參與調度指揮,也無緣向周克華射出致命槍彈,但他們每個人都拿著一塊磚,不是拍而是砌,逐漸把周克華砌進殞命之地——沙坪壩童家橋的那個死胡同。他們是這場大決戰中的“小”英雄。

“保安大舅”的勇敢

54歲的馬誌忠,是一名銀行保安。他[工作 的拚音:gōng zuò]的地點在重慶沙坪壩區鳳鳴山康居苑[中國 的拚音:zhōng guó]銀行儲蓄所。此前,他曾在一家[企業 的英 文:business]幹過十多年的安保工作〖怀化亚博第一中学平台〗。

8月10日清晨,[穿著 的拚音:chuān zhuó]淺灰色保安[製服 的拚音:uniforms]的馬誌忠照例在銀行大廳裏工作,一切平靜如常。9點30分許,門口傳來兩聲巨大的槍響。

馬誌忠說,當時[自己 的拚音:zì jǐ]心裏猛地一跳,[感 的英 文:sense]到出事了。他本能地衝到儲蓄所門外,看到一輛本田轎車後有一男一女倒在血泊中。馬誌忠說,自己記得很清楚,[兩名 的拚音:two]受害者被槍擊之前還沒走進儲蓄所。

附近的市民大喊:“有人搶劫!就是前麵的那個人!”馬誌忠看到了約50米外的周克華,他正手提著一個淺黃色背包,不疾不徐地走向遠處■怀化亚博第一中学施工合同■。馬誌忠大吼一聲:“站到!”隨即衝了上去。他回憶說,當時自己手裏隻有一根警棍,而對方有槍,但情急之下來不及多想。“做了十多年保衛工作了,那就是[一種 的英 文:one]本能反應。”

追了約40米,馬誌忠距離周克華還有10米左右時,周克華回頭就是一槍。馬誌忠感到左手和右手臂震了一下,隨即血流如注。事後經醫院檢查,子彈係先擊傷了他的左手小指,然後又穿透了他的右手臂。周克華逃離了現場。

馬誌忠捂住血流不止的手臂轉身跑回儲蓄所,做了[一些 的英 文:some]協助[保護 的英 文:protects]現場、關閘、疏散安撫[客戶 的英 文:customer base]的工作。[由於 的英 文:Meanwhile]劇痛難忍,滿頭大汗的他被人扶到一張凳子上。這時有人拍了一張照片發到網上,讓[許多 的英 文:many]網民[記住 的拚音:remember]了這一幕:照片上的馬誌忠用毛巾裹住右臂,整隻左手掌和右臂鮮血淋漓,身前地麵上也淌著一灘血,但他仍圓睜兩眼,仍想站起來幹點什麽。

看到馬誌忠,妻子張大珍哭了起來。妻子說,平時他熱心、勇敢,[愛 的英 文:love]打抱不平。微博上,他被稱為“保安大舅”,在網友看來,他“敢拿根警棍去追周克華,爺們,純的!”

[鐵路 的英 文:railroad]民警的最後一天

鐵路民警朱彥超被周克華三槍奪去生命時,現場沒有直接目擊者,有人一度以為他是被火車撞到的。[記者 的拚音:jì zhě]通過采訪,像拚圖一樣重現[故事 的拚音:gù shi]的大致輪廓。

8月10日9點35分左右,29歲的朱彥超和沙坪壩火[車站 的英 文:station]派出所教導員彭明、偵查員張偉前往四所至梨樹灣鐵路沿線開展調查走訪。走到沙坪壩梨樹灣鐵路附近,他們見到一名男子挑著水桶[準備 的拚音:zhǔn bèi]穿越鐵路。彭明讓朱彥超上前了解情況。隨即三人分頭開展走訪調查。

挑水的男子名叫劉仁華,今年56歲。他回憶說:“當時他說自己是[警察 的拚音:jǐng chá],問我[昨天 的拚音:zuó tiān]有沒有來這裏澆水。我就說沒有。”

這時,[大約 的英 文:about]一百步外的鐵路線上過來一名男子,向石璧山隧道方向走去。朱彥超一邊朝那名男子追了過去,一邊喊著:“老鄉,我有些事問你。”那名男子沉默不語,腳下[不停 的拚音:bù tíng]。劉仁華便[覺得 的英 文:felt]自己沒事了,挑著水[離開 的英 文:absence]了。

沒有人能證實,朱彥超是否曾想到那人就是剛剛作案後潛逃的周克華。

9時45分左右,彭明和張偉走訪另一名村民後,發現朱彥超還沒返回,便沿著原路尋找,在距離[分手 的英 文:就發裸照]地點不遠的鐵路道心發現朱彥超沾著血的挎包。[不久 的拚音:bù jiǔ],他們在幾十米外發現了朱彥超的遺體,他滿身是血,倒在路基旁的水溝裏。

經鑒定,朱彥超係頭部槍彈貫通致顱腦損傷死亡。他的身上共有正麵射擊槍傷三處,彈著點分別位於上腹部、頭部左側和左額部,其中上腹部和左額部射擊距離均為6cm左右。案犯的槍口[幾乎 的拚音:jī hū]貼上了他的臉。後經進一步技術鑒定,打死朱彥超的案犯確係周克華。

“像很多男娃兒一樣,他從小就想當警察。”彭明說,為了實現[夢想 的英 文:dream about],朱彥超7年前到雲南昭通火車站派出所工作,後來又被調往重慶長壽區火車站派出所工作。這個小夥子先後到雲南、四川、貴州、新疆、廣東等地參與抓獲過6名逃犯,被列為刑偵重點[人才 的拚音:rén cái]進行培養。2007年10月5日,在長壽車站,有一名旅客不慎倒在開動的列車門口,朱彥超奮勇撲上,把旅客從列車和站台之間的縫隙裏拽了出來。

“上前盤查的[時候 的拚音:shí hou],不管他有沒有想到對方是周克華,[都是 的英 文:All are]在盡職盡責。”朱彥超出殯當天,辦案人員對記者說,“他是個好警察。”

數萬網民向殉職警犬致敬

4天決戰,圍捕周克華的大軍近萬人。絕大多數人立不了大功,甚至連周克華的麵也始終沒見到。但正是他們的恪盡職守,使得大案迅速告破。

槍擊案[發生 的英 文:occasionally occurred]後,一條緊急指令傳到涪陵區公安局警犬基地,要求他們立即到重慶執行重大案件搜捕行動。基地[負責 的英 文:Responsible]人盧生萬帶領7名警力、4隻警犬出動,加入搜捕周克華的隊伍。這其中就有訓導員屈金和他的德國牧羊犬“雷鳴”。

8月10日19時30分,他們到達集結地。20點左右[開始 的英 文:appeared][一次 的拚音:yī cì]搜捕行動。搜捕組要對沙坪壩區的歌樂山山腳至山腰采取地毯式搜索。沿途沒有道路,到處是草叢、碎石、坡坎。由於重慶連日高溫,雖然是夜裏,但山上沒有風,空氣沉悶,走不到幾分鍾就大汗淋漓。“剛開始‘雷鳴’的舌頭還在滴水,後來就幹得無水可滴。”

8月11日淩晨4點鍾第一輪搜索[結束 的拚音:jié shù],9點第二次搜捕展開。到中午時氣溫攀升到40多度,火辣辣的太陽曬得屈金頭腦發昏,全憑毅力在支撐,很多時候甚至是孔武有力的“雷鳴”拖著他在走。

當天中午隻休息了40分鍾。當第三次搜捕[即將 的英 文:is about]開始時,強壯的“雷鳴”忽然一頭倒下,前腳伸向主人,呼吸急促,眼睛裏流露出痛苦的神情。屈金紅著眼眶,抱著“雷鳴”跑到蔭涼處,和戰友們用水桶、水龍頭、冰塊給它降溫,沒[有效 的拚音:yǒu xiào]果;又給“雷鳴”打了一針,還是不行。它的瞳孔開始散光,隻有出氣沒有進氣。

去往動物醫院的路上,“雷鳴”奄奄一息。屈金回憶說,自己每叫它一聲,它就會用力吸氣,盡量睜開眼睛看看主人,不停流[眼淚 的英 文:tears]。“醫院什麽辦法都用了,降溫、輔助呼吸、打止血針、動力輸液最後都沒用。”在連續於高溫下辛勤工作20多個小時後,“雷鳴”中暑不治。“它是我訓練的第一頭警犬,從3個月大就跟我在[一起 的拚音:yī qǐ]了,今年才三歲半”屈金嘶啞著嗓子說。

“雷鳴”的[出名 的英 文:誰都認識你]很偶然。擊斃周克華後,記者在專案組采訪[完畢 的拚音:wán bì],正要趕回發稿,忽然聽見旁邊一個民警難過地說:“涪陵一條很優秀的警犬殉職了,現在訓導員傷心得很”記者被打動了,進行了采訪報道。“雷鳴”的故事迅速在微博上轉發了上萬次,數萬網民對它致以敬意。

[我們 的拚音:wǒ men]不是隻心疼警犬,你想想,這麽優秀強壯的警犬都中暑殉職了,人會辛苦成什麽樣。”有一個網民[這樣 的拚音:zhè yàng]說。

槍擊案打飛的假期

周克華一槍把許多民警的公休假打飛了。

重慶市公安局一位處長和朋友自駕遊去新疆,剛到烏魯木齊,“8·10”槍擊案案發,他扔下車緊急飛了回來;一位科長兩年半以來第一次公休,準備和母親、孩子去雲南,機[票 的英 文:ticket]都訂好了,結果[隻能 的英 文:can only]抽空1小時陪家人辦好登機手續,自己火速趕赴戰場。她的微博上寫道:“老媽、[兒子 的拚音:ér zi],這個特別的假日愉快!我在後方為你們護航!”

完整參與了4天搜捕的九龍坡區西彭派出所民警趙富華被打飛的是和兒子的短途[旅行 的拚音:lǚ xíng]。今年兒子小學[畢業 的拚音:bì yè],一家人原[計劃 的英 文:plan]8月11日前往重慶江津區的四麵山[旅遊 的英 文:travel]。槍擊案發生前,趙富華值班,剛熬了一個通宵,之後,便接到了大案發生的緊急電話,他[立刻 的英 文:gogo]取消了旅行計劃。

當天18點,西彭派出所派往歌樂山參加圍捕的10名民警集結出發了。“一路上大家情緒很激昂,隻有趙富華一聲不吭。仔細一看,才發現他栽著腦殼沉沉地睡著了。他前一天值班,[已經 的拚音:yǐ jing]30多個小時沒休息了。”

在酷熱的暑氣下,他們進入綿延的歌樂山脈搜捕。到21點多,趙富華接到了兒子的電話,提醒爸爸明天去四麵山。“他解釋了幾句,把兒子的電話掛掉了,連兒子最後說什麽都沒聽清楚。”旁邊的戰友說。

歌樂山上的圍捕封控行動持續了四天,每次執勤名單上都有趙富華。8月14日淩晨5點多,就在周克華被擊斃的前一個小時,他和5名同事正前往中梁山鐵路橋涵洞執行圍捕周克華的任務。

不久周克華斃命的消息傳來。趙富華興奮得揮揮拳頭,吼了幾聲。“吼完後他又跑回所裏上班”,他的戰友說,“當時才早上8點多,大多數人才剛剛起床。”

她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

她是一個為圍剿周克華起到了關鍵作用的普通重慶市民,獲得了公安部和重慶市公安局共60萬元獎金。盡管她的姓氏是國人中[常見 的拚音:cháng jiàn]的大姓,但記者仍不能在此公布。

“110嗎?周克華在這裏!”8月11日15點38分,這個年輕女性給110指揮[中心 的英 文:center]打來電話說,在江北區觀音橋大融城商場,她剛剛碰到了一個很像周克華的男子。這個男子中等身材,穿著條紋襯衫,步態很像周克華。

這幾天的重慶,無數市民在[討論 的英 文:discussion]“如果遇到周克華會怎樣”。這名女子的選擇是和[男友 的英 文:黃瓜]一起尾隨周克華進入商場,並勇敢地跟蹤了幾條扶梯。據她回憶,周克華到達4樓時,曾經回頭凶狠地瞪了兩人一眼。這對情侶眼看[無法 的英 文:to be]再跟蹤下去,趕緊躲進4樓一家餐館報警。

接到舉報後,重慶市公安局迅速抽調民警調查核實線索,認為這名男子的外形和周克華基本相符。為了進一步確認,警方找來熟識周克華的人進行辨認。辨認結果是,這件襯衫是周克華平時最[喜歡 的拚音:xǐ huan]的。

專案組民警隨即加大摸排力度,鎖定了周克華經常活動的重點地帶,並獲悉了他進一步犯罪的企圖。指揮部立即決定:嚴密監控沙坪壩楊公橋、童家橋,九龍坡區玉清寺、中梁山等重點地帶,加大便衣巡邏力度,布下嚴密網絡。這才有了後麵童家橋皮鞋廠外小巷的激烈槍戰,以及周克華的最終伏法。

許多人猜測:警方怎麽[知道 的拚音:zhī dao]“周克華說要再幹一票大的”?事實上,信息就是循著這名年輕女子提供的線索,通過技術手段截獲的。□文/《瞭望》新聞周刊記者王曉磊韓振


な.审计署:水利部水规总院7名高干在企业兼职 な.解放军总参谋长房峰辉离京访问美国 な.我国将建第5个南极科学考察站 な.重庆工商大学教师集会唱国歌反对考核新方案 な.李克强痛批的“奇葩”证明已有解决之策 な.汪洋:家乡事能办则办不能办的坚决不办 な.128家违规婚恋网站关闭 20余家被责令整改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点击数:】 【字体: 】 【打印文章
sitemap.x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