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jc>|孝行街头 二十五年的变与不变

街頭村文化[中心 的拚音:zhōng xīn]紅色喜慶的照片牆,映照著街頭村老[人們 的英 文:People]的幸福生活。 陳翔 攝

溫州日報[記者 的英 文:journalists] 朱帆 報道組 趙慧聰 劉進希

“街頭評選孝順子,連續二十五年到。孝順子孫七十二,天下少■怀化亚博第一中学战略■。今年孝子劉萬陽,他的孝心比天高。一心總想父長命,不辭勞……為了想父早點好,三樓上下不怕高■怀化亚博第一中学文件库■。一天兩次背父親,汗水澆……”

這首由文成縣珊溪鎮街頭村老年人協會副會長包學冠執筆的“三句半”,其主角就是今年“孝順子孫獎”的獲得者劉萬陽。站在[舞台 的英 文:theatrical]上的他,單手握著獎品台燈與紅包,麵向父老鄉親隻道了一聲“謝謝”,隨後鞠了一躬便走下了台。台下的他,話語依然不多,隻說“[父母 的英 文:Parental]恩情難報,[自己 的拚音:zì jǐ]孝順沒做好”。

劉萬陽的話,到底是過謙了。在街頭村鄉親們眼裏,這位25年來評出的第72名“孝順子孫”,還是夠格夠分的。因為就在這份“認可”裏,有最基本的評選標準,有頗為民主透明的評選過程,還有每個人心裏的那一杆秤。

歲月見證世道人心

歲月是杆秤。

“孝田頭,鍋有穀;孝父母,自有福”是刻在街頭村老宅裏的一句古語,但鼓不敲不響,話不說不透——上世紀90年代初,村裏關於贍養的矛盾逐漸顯露。“孝順子孫獎”在村老年協會的積極運作下,點石成金,逐步[成為 的拚音:chéng wéi]傳統與新風尚。特別是近些年,當更多的目光投向街頭村時,實際上是當下的[中國 的英 文:China]在一同體味“孝”的分量。

[自然 的拚音:zì rán],村裏老人有了更多的話語權,手上也多揣了一本“譜”。91歲的王邦進是“白金婚獎”得主,也是老年協會南林路組的組長。有意思的是,他的本子裏清清楚楚記著78人的結婚日期,卻唯獨忘了自己和87歲老伴劉[愛 的英 文:love]蓮的成親日。不過,白頭偕老才是真,[所有 的拚音:suǒ yǒu]的相伴都在柴米油鹽醬醋茶裏。

王邦進從家裏出來,連門也沒帶,就騎上三輪往老年協會奔了。在那兒,文藝演出在繼續,午宴的菜香已飄來……

獎項折射時代變遷

獎項是杆秤。

1992年應運而生的“孝順子孫獎”,1999年頂著壓力出爐的“再婚獎”,不斷演繹出的“孝順媳婦”“模範丈夫”“全家孝”“金婚獎”“白金婚獎”以及“鄰裏互助”“老少互愛協議書”等。

街頭村每年近重陽的頒獎儀式,如同奧斯卡盛會一般。人們[可以 的英 文:can]在奧斯卡脫穎而出的[電影 的拚音:diàn yǐng]裏,尋找當年的潮流與審美。同樣,街頭村的[這些 的英 文:These]獎項,也具有風向標的[意義 的英 文:meanings]。“再婚獎”,既是現實生活的真實需求,也是對世俗的有力回擊;“鄰裏互助”,是在子女孝順之外,留守老人間的互相扶持;“老少互愛協議書”,是在家長與[學校 的拚音:xué xiào]之外,老人與留守兒童間產生更為親密的互動。

正所謂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”,當[我們 的英 文:we]都習慣說時代在變,其實也有很多亙古未變。

孝德遍布街頭巷尾

孝德是杆秤。

在街頭村,“孝”是無需贅言的事。你家門牌上掛著“年[度 的拚音: dù]孝順子孫”的獎項,我家也兜著“孝順媳婦”的殊榮。如此,坦白講比較是存在的,但又是真誠自然的,如很多老人說“有獎沒獎,平常做好就好”。

從街頭村走出的“孝”,擴展至珊溪鎮,蔓延在整個文成,吸引著紛至遝來的“取經”人。今年頒獎儀式上,平陽縣馮宅村書記鄭有才[來了 的英 文:老弟]。他帶來了三點[感 的英 文:sense]受,“自從我們村推行‘孝’文化以來,媳婦與婆婆關係好了,鄰裏之間關係融洽了,群眾與幹部間的關係更緊密了。”

坐在台下的珊溪鎮副書記金麗麗在傾聽之餘,不忘分享說:“從原來的[不要 的英 文:壓嘛碟]評到現在的爭著評,從原來的‘小孝’‘小愛’到如今的‘大孝’‘大愛’,街頭的孝德正[影響 的拚音:yǐng xiǎng]著文成乃至溫州的家風、民風、社風。”

相關搜索:孝行街頭 二十五年的變與不變


本文由◆怀化亚博第一中学科技◆发布;
な.温州民资平台渐入佳境 な.平湖乡下啥时候通光纤啊~!~!! な.房子抵押贷款了,现在要拆迁!应该怎么处理? な.孝行街头 二十五年的变与不变 な.公益服务覆盖五成社区 な.温州旅游新春开门 旺 な.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点击数:】 【字体: 】 【打印文章
sitemap.xml